你當前位置: 首頁 > 朔州歷史 > 詳細內容
遺失的英雄
來源:朔州市新聞中心2019-09-13 16:35:03
瀏覽字號:
0

馮躍章,一九一三年生于山陰縣合盛堡鄉大蟲堡村,是“魁盛店”的富家子弟。他年輕時代在寧武中學讀書,回家后目睹了父親游手好閑、吃喝嫖賭的惡習,在他婚后幾年,眼看光景日漸滑落,如此下去,定會人散財空。于是多次與父親斗爭,無奈父親陋習難改,并無回頭之意。一氣之下,躍章便跟了本家九叔馮論虞離家出走,從此無影無蹤,與家中斷絕了聯系。

馮躍章走時,丟下了二十三歲的妻子祝氏和不滿兩歲的幼子善善(馮培顯),一晃就是三十余年,杳無音信。妻子孤守數十年,過著苦不堪言的日子。

原來馮躍章出走后到了太原,不久后便參加了山西犧牲救國同盟會(簡稱犧盟會),于一九三七年四月以“犧盟會”的身份考入了國民軍官教導團,后編入“教八團”學習。

一九三七年,“盧溝橋事變”后,日本帝國主義蓄謀已久的全面侵華戰爭開始。太原失守后“教八團”編入“山西青年抗敵決死隊”,轉戰晉中、晉東南一帶抗日。馮躍章帶兵有才,屢立戰功,很快晉升為“山西青年抗敵決死隊”第四縱隊縱隊長。一九三八年四月,在洪趙縣(洪洞縣和趙縣合并時稱洪趙縣)安定堡與敵人的一次激戰中英勇就義,年僅二十五歲。

要敘述本文的全部內容,還得從頭說起。

馮躍章的妻子祝氏自丈夫出走后,整日以淚洗面,但她不離不棄,節守貞操,為培養兒子長大成人,受盡苦累,省吃儉用,早早將馮培顯送入了學堂,后來又送到縣城讀了高小,馮培顯不負母親期望,高小畢業后考入了大同鐵路技校,一九五五年分配到包頭鐵路局參加了工作。三年后,培顯記掛著孤身一人呆在老家的母親,將其接到包頭,過得很幸福。一九五九年培顯自立成家,共生有二男三女,有八口人的大家庭,只是父親仍然不知下落。

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開始,馮培顯所在的工作單位包頭鐵路管理局也成立了紅衛兵組織,將他按黑五類子弟對待。組織上多次讓他交代家庭背景和父親的歷史問題,他的工作與家庭因此受到了極大的影響。

馮培顯生性好強,想父親走時他才二歲,如今又受此不明不白的牽連和歧視,心中十分不服。解放后人們傳說他父親參加了國民黨的部隊并當了官,而且隨蔣介石到了臺灣,但組織也無法調查澄清。逢此情景,加上親情的思念,更增添了他找到親人下落的渴望,于是馮培顯向單位說明原因請了假,開始了尋父的路程。只有父親的消息水落石出,他家的事情才能說清楚。

馮培顯首先回到故鄉大蟲堡村,找到了已老暮秋霜的九叔,九叔說他與躍章一同出去不長時間就分手了,談起當年有一個與父親在一個連作戰叫張玉昆的,是本縣張莊人,也不知還活著沒有。根據這個線索,馮培顯徒步到了張莊,欣喜的是張玉昆還健在,不過他說一塊打了幾次仗,他就編入到別的部隊,再不知躍章的下落了,但有和躍章一個戰壕戰斗過的兩個人,一個叫賈正操,另一個叫李友山。他說他們不知哪一位現在是大同市公安局的副局長,只要找到他們其中的一個,就有知道父親下落的可能。于是馮培顯連夜乘火車去了大同,幾天后找到了其中的一位,但只了解到他們在一塊的部分片段。這位副局長告訴馮培顯說,要想了解馮隊長的全部過程和準確下落,必須找一個當年給馮隊長當過通訊員的石長根同志,他是洪趙縣人。

經過多日的乘車和跋涉,馮培顯風餐露宿,馬不停蹄,拖著疲累的身體,終于找到了石長根。石長根見到培顯如同見到了當年的馮隊長一樣,挽著馮培顯哭成了淚人。他把馮躍章參加“犧盟會”,考入教導團,后來編入“決死隊”,提拔成縱隊長,愛兵如子,為掩護士兵突圍,被敵人殘忍殺害,獻出了年輕寶貴生命的過程一五一十地向馮培顯詳細地講述了。

原來,決死四隊在洪趙縣安定堡與日本鬼子的一次激戰中,敵眾我寡,部隊組織突圍。馮隊長為了掩護部隊先撤,他自己斷后,被敵人的子彈從前胸穿到后背。石老說,他和幾名戰士將隊長搶回,但沒有擔架隊,只好將他隱藏在一個大土包后面,隊長那時還活著。他們撤離戰斗,找上擔架準備接回馮隊長,誰知到了大土包后面一看,人們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萬萬沒有想到,馮隊長不知道如何被撤退的鬼子發現了,竟然用刺刀將肚子挑開,肝腸涂地,五臟全部流了出來。就這樣,一個常常口喊“革命不怕死,怕死不革命”的硬漢子殘忍地死在了日本人的刺刀下。說到此時,石老和馮培顯早已是泣不成聲。石老說后來他們花了十塊大洋向當地的老財主買了一口上好的棺材,用一塊大青磚工工整整地刻上了“抗日英雄馮躍章永垂不朽”這十一個大字,背面刻上了犧牲的年月日,并用朱砂描了,連同隊長的尸體一同埋入地下,那年馮躍章僅僅二十五歲。

當天,石老安排馮培顯吃了晚飯,讓他好好休息上一夜,次日找了幾個農民去墳地找他父親骸骨。

馮培顯回想著石老描述的一幕幕悲慘場景,輾轉反側,一夜流淚,沒有合眼。盼到天亮,買了些紙供品,連同石老又叫了兩位稍有知情的老者到了野外,誰想多年無人過問,不知何時被人攤平種了莊稼,經過仔細回憶和步量,確定了方位。說也奇怪,沒挖多久真的露出了棺木。經幾位老人辨認,正是那口棺材。緊接著找到了那塊青磚,一切重見天日,馮培顯放聲大哭,引的幾位老人也涕淚縱橫,后來石老還為他們哼唱了馮隊長教他們“革命不怕死,怕死不革命”的那首小曲。

馮培顯千辛萬苦終于找到了他那失散三十余年的父親,讓人欣喜的是父親是抗日英雄而不是歷史反革命,讓人悲痛的是英靈為抗擊外來侵略而捐軀戰場,長眠地下三十年竟如石沉大海。喜悲交加的馮培顯通過當地民政局的驗證,還有石老的證明,一同簽書蓋章,將父親的尸骨和那塊大青磚一同帶回家鄉。

一九六七年四月二十八日,那是一個風和日麗、春意盎然的大好日子,離開了家鄉三十年的抗日烈士馮躍章魂歸故里。

全村的馮氏族人和父老鄉親奔走相告,他們既是驚奇又是傷感,還有欣慰。驚奇的是躍章三十年杳無音信,人們都說他是逃到了臺灣,妻兒都背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歷史問題,如今終于冤情大白;傷感的是,躍章的父親自躍章離家出走,追悔莫及,整天見人就打聽他的下落,臨死想見上兒子一面都沒有如愿。躍章的妻子守居伴寡,苦苦相盼,等來的卻是一具殘死在他鄉異地的尸骨;欣喜的是躍章后代興旺,兒子自小剛強志氣,自成家業,不辭千里將躍章帶回故鄉,得以昭雪。鄉親們聽到躍章為國捐軀的動人事跡,都是熱淚盈眶,有的失聲痛哭,他們早已為烈士準備下了燒紙和供品,沿街搭上門板,祭奠英雄。

培顯從洪趙縣回來的當天就先去了山陰縣民政局,他把帶回來的查驗證件和石長根的證明材料,還有那塊大青磚一同交付民政局確認登記,在民政局領導的提議下,派下了一位民政干部,由合盛堡公社武裝部組織了民兵連隊,召開了一個隆重的追悼會。幾家親戚和民政局、合盛堡公社、大蟲堡大隊革委會都送了花圈,馮培顯還請了一班鼓匠按照家鄉的儀式安葬了父親,場面動人,至今還被鄉民們傳頌。

厚葬了父親,培顯回到包頭,他把山陰縣民政局的轉函證件及有關資料遞交給包頭鐵路組織,得到備案認可。從此他的家庭抹掉了多少年戴著的歷史問題帽子,被按革命烈士家庭看待。馮躍章的遺孀祝氏還補發了每月二十五元的撫恤金,后來又增補到三十元、四十元。幾十年只能在夢中見到丈夫,見到父親,過上舒眉展眼日子的情景,今日變成了現實。

一九八五年,祝氏因多年操勞多病而離開人世,終年七十三歲。馮培顯將其父親的尸骨千里遷到包頭,與母親合葬,年年歲歲,燒錢燼紙,忠祭至誠。他本人也受到包頭鐵路局車務段的照顧,調到鐵路第七子弟中學做了后勤工作,直至退休。

馮培顯后來又向山西省民政廳、內蒙古民政廳遞交了按革命烈士家屬待遇的申請書。通過努力,一九八三年九月三十日接到由國家民政部補發的革命烈士證件。上世紀的山陰縣政協文史資料中曾記載了馮躍章烈士的英雄事跡,從此躍章成為馮氏家族的驕傲。

先烈的光榮,共產黨的英明給這個家庭帶來了幸福。馮躍章烈士的后代也是人丁興旺。共有十八口人眾,足可告慰在天之靈了。

(摘自《山陰人文》)

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

責任編輯:寧瑞婷

返回首頁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 客戶端
  • 官方微信
哈尔滨省福彩中心电话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