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前位置: 首頁 > 朔州歷史 > 詳細內容
李存勖的興衰路
來源:朔州市新聞中心2019-09-10 16:34:04
瀏覽字號:
0

李克用是沙陀人,沙陀是西突厥的一部。李克用出生于應州,原姓朱邪,父親名赤心,過去曾為唐王朝立過功勞,因此被朝廷賜姓名叫李國昌。黃巢起義爆發后,唐王朝征召李克用率沙陀軍幫助鎮壓,他勇猛矯健,軍中號稱“李鴉兒”。李克用打了不少勝仗,因功做了河東節度使,隨后又被封為晉王。

李克用病逝前,囑咐弟弟李克寧、監軍張承業、大將李存璋等,在他死后立長子李存勖為繼承人。臨終前,他把李存勖喚到病榻前,令人拿來平時佩帶的箭袋,拔出三支箭來。第一支要李存勖滅梁,第二支要他掃燕,第三支要他趕走契丹,同時又叮囑他趕快去解潞州之圍。這年李克用五十三歲,李存勖二十四歲。

潞州(今山西長治)是前一年秋天開始被梁軍包圍的。守潞州的晉將李嗣昭一面向李克用求救,一面閉城堅守。梁軍見潞州久攻不下,晉軍援軍又將到,就在潞州城外筑起一道稱之為“夾寨”的工事。雙方相持不下,城里的糧食越來越少,情況十分危急。

李存勖繼承王位后,對眾將說:“潞州是河東的屏障,失去潞州,河東難保。朱溫原來所怕的唯有先王,肯定沒把我放在眼里,他也一定以為我不可能馬上出兵。現在我們就要打他個出其不意。”

晉軍趕到潞州的第二天清晨,大霧彌漫。晉軍直撲夾寨,而梁軍毫無防備,將士們都還在睡覺。晉軍兵分兩路沖進夾寨,又燒又殺,梁軍大潰,將士被殺近萬名,丟棄的糧食兵械堆積如山。

朱溫得到兵敗的消息,大吃一驚,不僅嘆道:“生兒當如李亞?子!”李亞子就是李存勖的小名。

大唐昭宗時,朱溫誅殺宦官,下令各地節度使把離京在外的宦官也都殺了。但晉王李克用卻用一個囚徒冒充張承業加以斬首,把真的張承業保護了下來。李克用起用了張承業,并且在臨終前又把兒子李存勖托付給他。

張承業沒有辜負李克用的托付,他幫助李存勖處置了企圖叛亂的李克寧等人。李存勖出征在外,就把后方的軍國大事都交給張承業去管。張承業盡心盡力,從不懈怠。他鼓勵百姓耕田種桑,為李存勖蓄積糧食,收買武器兵馬,提供糧餉補給。他征收租稅,執法特別嚴格,就是皇親國戚,也從不縱容,所以權貴們都很怕他。有張承業在,李存勖南征北戰才沒有后顧之憂。

但李存勖也有對張承業不滿的地方,就是他覺得張承業過于吝嗇。有時他因賭博或賞賜戲子急需錢用,張承業總是不給。一天,李存勖在放錢的金庫請張承業赴宴。酒過三巡,李存勖讓兒子李繼岌為張承業跳舞,按唐代風俗,看人跳舞,要給賞賜,張承業照例送給他一條寶帶和一匹駿馬。李存勖指著金庫的錢柜說:“和哥缺錢用,你就送他一柜不行嗎?”張承業說:“寶帶和馬是我用俸祿買的,金庫的錢是大王用來養戰士的,我怎敢用公家的錢做私人交情呢?”

李存勖很不高興,仗著酒勁對張承業惡語相加,張承業也生氣了,他大聲說:“我是個老邁的宦官,要錢有何用?大王一定要用,何必問我。”李存勖大怒,轉身向隨從索要佩劍,張承業站起來,拉住李存勖的衣裳流淚說:“我受先王托孤,因愛惜公家財物死了也可以問心無愧了,請大王動手吧!”虧得李存勖的母親曹太夫人聽到消息派人來阻止,才平息了這場風波。

后來,李存勖要加封張承業為燕國公,張承業堅辭不受。當李存勖準備稱帝時,張承業極力勸阻,李存勖不聽,張承業十分傷心,絕食而亡,終年七十七歲。

戰亂使得不少百姓妻離子散,骨肉分離。魏州成安(今屬河北)有個自號“劉山人”的人,懂得草藥土方醫病。他有個五六歲的女兒,眉?清目秀。這年,兵荒馬亂中,女孩被李存勖手下將領袁建豐搶去,后來送給晉王母親曹太夫人做了侍女。晉王見了劉氏十分喜歡,曹太夫人就把劉氏賜給了他。

劉氏很有心計,自歸了晉王,就想方設法討他歡心。因二人都愛好唱歌跳舞,故晉王對她尤其寵愛。后來劉氏又生了兒子李繼岌,便更是炙手可熱。

劉山人多年來一直打聽女兒下落。一日聽到消息,說女兒不僅活著,而且在宮里享受榮華富貴。他不禁喜出望外,便來求見,自稱是劉氏之父。李存勖喚袁建豐來指認,袁說:“當初得到夫人時,是有一個黃胡子的人護住不放,就是此人。”

當時劉氏正和其他夫人爭寵,考慮到劉山人的出現,會暴露自己的卑賤寒微。于是,劉氏就十分氣憤地說:“我離開家鄉時,父親已經死了,哪里冒出個鄉下老頭,敢這樣胡說八道!”她下令一頓鞭打,把劉山人轟了出去。李存勖覺得劉氏的做法也有點過分,他喜歡演戲,就化妝成劉山人的模樣,還讓李繼岌當配角,闖進劉氏臥房,拿腔拿調地喊道:“劉山人看女兒來了。”劉氏又羞又氣,卻也無可奈何。

李存勖登基后的第二年,便立劉氏為皇后。莊宗常與劉皇后到大臣家去玩。去得最多的是張全義家。張全義在洛陽經營多年,很有財富。劉皇后既貪張的財,又想借張的光。所以,這天在張全義家的宴席上,劉皇后忽然對莊宗說,想讓張全義當義父。沒想到莊宗很爽快地就答應了。張全義驚恐萬分,哪敢接受!劉皇后命隨從強按他入座,給他叩頭。

從此,劉皇后與張全義就真的像父女一樣時常來往,相互問候。張的財物源源不斷的送到劉皇后宮里。

由于莊宗稱帝后寵信宦官、伶人,再加上有這樣一位見利忘義的皇后,故而很快就滅亡了。

(摘自《典藏朔州》)

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 客戶端
  • 官方微信
哈尔滨省福彩中心电话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