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前位置: 首頁 > 朔州歷史 > 詳細內容
王憲武墓石刻的歷史價值與藝術價值
來源:朔州市新聞中心 作者:王茂盛2019-09-03 15:58:48
瀏覽字號:
0

王憲武(1509~1565),字克定,號石溪,山陰人。明代內閣首輔王家屏之父,生于明正德年間,卒于明嘉靖年間,享年56歲。

王憲武墓地位于山陰縣北周莊村南1000米處,東西長30米,南北寬400米,分布面積1.2萬平方米。地面現存磚砌仿木構筑“綸褒堂”、“禮器庫”。墓地原有羊、馬、虎等石像生,現無存。從這些遺留的物件判斷,應為明廷御賜墓地。2019年7月4日,被朔州市人民政府公布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

從目前掌握的資料看,王憲武墓地共有石刻9通,石像生殘件少許。其中:

北周莊村王氏家族保存墓碑4通,分別為特贈通議大夫吏部左侍郎兼東閣大學士石溪公神道碑銘(簡稱“王憲武神道碑銘”)、明故吏部聽選鄉貢士石溪王公墓志銘(簡稱“王憲武墓志銘”)、明故鄉貢士石溪王公配韓孺人墓志銘(簡稱“王憲武與韓孺人墓志銘”)、明贈通議大夫吏部左侍郎兼東閣大學士石溪王公暨配淑人韓氏徐氏景氏合葬墓志銘(簡稱“王憲武與諸夫人墓志銘”)。碑文記載了王憲武及其三位夫人的一生行狀。

墓地“綸褒堂”留存敕誥碑5通,分別為明隆慶六年敕命碑、明萬歷七年敕命碑、明萬歷十年誥命碑、明萬歷十四年誥命碑、明泰昌六年贈誥碑。碑文記載王憲武及其夫人“因子貴”,明廷推恩封贈之事。

碑為漢白玉和青石質材。這些碑刻具有較高的歷史價值和藝術價值。

王憲武墓石刻的歷史價值

王憲武墓石刻由三部分組成。一是石像生;二是墓碑;三是敕誥碑。這些石刻從不同角度反映了明代特有的墓葬制度、喪葬習俗及其背后所蘊含的深層次社會文化內涵。

考《明史》,洪武五年定墳塋之制:“一品至六品塋地如舊制,七品加十步。一品墳高一丈八尺,二品至七品遞殺二尺。一品墳墻高九尺,二品至四品遞殺一尺,五品四尺。一品、二品石人二,文武各一,虎、羊、馬、望柱各二。三品四品無石人,五品無石虎,六品以下無。”

從王憲武墓地遺存的石像觀察,我們可以斷定,王憲武因子家屏貴封贈官職,屬二品以上葬制。其墳高應該在一丈八尺之上,墳墻高應該在八尺以上。

又考《明史》碑碣之規制:“……其制,自洪武三年定。五品以上用碑,龜趺螭首。六品以下用碣,方趺圓首。”洪武五年復詳定其制“一品螭首,二品麟鳳蓋,三品天祿辟邪蓋,四品至七品方趺。首視功臣歿后封王者,遞殺二寸,至一尺八寸止。碑身遞殺五寸,至五尺五寸止。其廣遞殺二寸,至二尺二寸止。趺遞殺二寸,至二尺四寸止。”

盡管我們沒有見到王憲武所有碑碣的真容,但是,從現在遺存的神道碑和制敕碑斷定,王憲武屬五品以上用碑,龜趺螭首。(見綸褒堂遺存碑)這是我們得到的最基本的歷史印記。

下面,我們再來了解這九通碑刻所蘊藏的人文價值。

(一)王憲武墓志銘

該墓志銘全稱《明故吏部聽選鄉貢士石溪王公墓志銘碑》,現存墓志銘蓋

北周莊王氏家族。有蓋,蓋文刻“明故吏部聽選鄉貢士石溪王公墓志銘”16字。蓋與碑銘同尺寸,下部有殘缺,部分銘文字跡漫漶。碑文記述了王憲武家世的源流及其本人一生之行狀。銘文由應州霍希夔撰并書。青石質。

霍希夔:字虞卿,山西平陽府臨汾縣人,大同府應州軍籍。隆慶二年(1568)戊辰與王家屏同科進士。官至兵部主事。與王憲武為姻戚。

從銘文可知,王憲武“字克定,號石溪,山西山陰縣人。”其祖父王縉為“山東臨邑縣蓮幕”,曾祖王翀為“山東臨邑縣大尹”,父親王朝用為“儒官”,母親姓趙。王憲武兄弟四人,分別是王憲文、王憲武、王憲成、王憲康。

銘文稱王憲武年十九為邑諸生,取韓氏為妻。當時的韓姓為大戶族,家境殷盛,在韓氏的幫助下,王憲武“為成娶郭氏,為康娶張氏”且“光復祖基,振立門戶。”“治詩經,為文清雅”。與妻弟韓寒潭等人讀書城南山房,“補邑庠廩膳生,預鄉科四次。”嘉靖壬寅(1542)妻子韓氏去世,遺一子王家屏和兩個幼女。為生存計,王憲武又娶梁氏為妻,梁氏去世后又娶景氏為妻。在景氏的相助下,撫育王家屏及二女,同時,教授生徒若干人,并于嘉靖甲子(1564)取得鄉貢士,正當這時,王家屏取得鄉試舉人資格,“遂治裝歸,振家業。”于嘉靖乙丑(1565)六月二十七日去世,距生正德己巳(1509)正月二十五日,享年56歲。王憲武“子男三:家屏舉人,娶霍氏,繼李氏,韓出;次家璽、家楫,幼,景出。女五:長適閻允諧,次適生員趙國賢,俱卒,韓出;女娉許□之子,次娉儒官李克成之子,次幼,俱景出。”去世時,孫男一濬初,孫女一,娉太學生郭時之子。隆慶改元(1567)三月三十日葬于城北四十里周家莊。

(二)王憲武與韓孺人墓志銘

該墓志銘現存于北周莊王氏家族。有蓋,刻“明故鄉貢士石溪王公配韓孺人墓志銘”16字。蓋與碑銘同尺寸,斷為三截,部分文字漫漶。碑銘記述了王憲武家世的源流及其王憲武和夫人韓孺人一生之行狀。銘文由曾任直隸保定府唐縣二尹,王憲武妻兄,王家屏舅父韓治撰并書。青石質。

韓孺人為王家屏之母。銘文載韓氏“上世太原榆次人,遠祖諱秀者,始徙大同府山陰縣,父壽官,諱鈇,當為邑庠廩膳生”韓氏的母親為懷仁王大尹的四女兒。年既笄(15歲)時嫁給王憲武,相夫教子,孝敬公婆。“舅氏儒官翁,諱朝用,姑趙氏,孺人,事之最孝,朝夕佚具茗饌,雖蔬食菜羹,未嘗不當舅姑意。”與楊、郭二妯娌相處“咸能以恩義結其歡心”而尤與郭和睦,“郭,憲成妻,御史聚痷公之妹。孺人溫厚煦濡,而郭婉娩恭讓,故兩人深相得焉。”因而碑文稱:“凡知石溪者,皆知孺人之賢。”韓孺人與王憲武共生二子二女:“長家屏,婦霍氏,繼李,家屏甫四歲,孺人即口授以書,其漸靡訓課,一如石溪之嚴。孺人歿時,屏才七歲,已能通句義,如今有成,蓋得之胎教居多;次男,后孺人一年殤。女二:長適閻知事子允諧;次適生員趙國賢,今俱卒。”韓孺人生於正德巳己(1509),卒于嘉靖壬寅(1542),享年34歲。去世時,孫濬初,孫女許娉太學生郭時之子,俱幼。

(三)王憲武神道碑銘

全稱《特贈通議大夫吏部左侍郎兼東閣大學士石溪公神道碑銘》,該碑是王憲武被封贈后所立,刻于明萬歷年間。現存北周莊王氏家族。上世紀七十年代北周莊村修公路時將碑損壞,砌于橋上。2009年改造大橋將其拆出。從對接的斷碑來看,應在7塊以上,現殘存6塊。漢白玉石質。碑四邊刻祥云仙鶴紋飾。高約180、寬約80、厚20厘米。由時為光祿大夫柱國少師兼太子太師、吏部尚書、中極殿大學士、知制誥經筵事總裁吳郡人申時行撰文,資政大夫、太子太保、吏部尚書、侍經筵的海豐人楊魏書丹,資政大夫、刑部尚書、前南京吏兵二部尚書的□世達篆額。除鏨口缺少部分文字外,剩余斷碑文字尚且清晰。碑文記述了王憲武8代世系,及他和子孫備受皇恩之事。此碑堪稱明代山陰縣墓碑類石刻最上乘者之一。

碑文記敘王憲武,為東閣大學士王家屏之父。王憲武卒三年后,王家屏登仕。因子貴,三奉恩詔,用吏官官秩,贈封為郎、大夫。王家屏以內艱歸鄉,疏請上言,以臣官貤二親,王憲武得贈通議大夫、吏部左侍郎兼東閣大學士,母韓孺人封為淑人。銘文再一次明確了王憲武的籍貫及世系,稱其祖先由太原析居京兆,有長眉者,“以材官隸龍江左衛,后戍云中,遂為山陰人。七世祖顯。顯生文秀。文秀生得林。得林生沖,朝邑尉。厚21.5厘米。碑額陰刻篆體“敕命”“誥命”等字,字徑9厘米。碑文豎刻楷書,字徑5厘米,字跡清晰,碑體完好。其中:

隆慶六年(1572)王憲武暨妻韓氏敕命碑記述隆慶皇帝敕贈王憲武為翰林院編修、文林郎,韓氏為孺人。

萬歷七年(1579)王憲武暨妻韓氏敕命碑記述萬歷皇帝加贈王憲武為翰林院修撰、儒林郎,韓氏為安人。

萬歷十年(1582)王憲武暨妻韓氏制誥碑記述了萬歷皇帝誥封王憲武為奉直大夫、司經局洗馬兼翰林院修撰,韓氏為宜人。

萬歷十四年王憲武暨妻韓氏制誥碑記述萬歷皇帝誥封王憲武為通議大夫、吏部左侍郎兼東閣大學士,韓氏為淑人。

泰昌元年(1620)王憲武暨妻韓氏制誥碑記述了泰昌皇帝誥封王憲武為光祿大夫、柱國太保、禮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韓氏為一品夫人。

王憲武墓石刻的藝術價值

大概是緣于敕建之塋,王憲武墓石刻在選材,書寫,篆刻等方面都為上乘之作。沖生縉,令臨邑”。王縉生三子,而儒官王朝用為王憲武的父親,析居邑閭(指山陰縣),王憲武的母親趙淑人,生四男,王憲武為次子。

碑載:“韓淑人先公二十四年卒。繼梁氏,七年卒,繼景氏。公嘗自言:吾三娶而知婦德之難,梁施而不蓄,景蓄而不施。意嘆韓淑人云。然終佐公立家者景也。韓淑人一子,即閣學公,娶霍繼李,贈封俱淑人。景二子:家璽,廩生,娶郭繼李繼張;家楫娶霍。孫男九,閣學公出者:浚初,乙酉解元;湛初,庠生;沛初、汲初、青錢、青旗;家璽出者:渼初、青編;家楫出者;青衿。孫女四,曾孫男三。以萬歷戊子三月朔日葬公周家莊南嶺敕建之塋,三配祔焉。”

(四)王憲武與諸夫人墓志銘

明贈通議大夫吏部左侍郎兼東閣大學士王憲武及諸夫人合葬墓志銘刻于明萬歷十六年(1588)。現由北周莊鎮北周莊村王氏家族后代收藏。銘文記載王憲武與其所配淑人韓氏、徐氏、景氏生平之事。青石質。只有蓋,不見碑銘,疑被盜或毀壞。

(五)綸褒堂內敕誥碑5通

王憲武暨妻韓氏敕誥碑共5通,現存王憲武墓地綸褒堂內。青石質,長方形。螭首高100、寬114、厚24.5厘米。龜趺高70、長170、寬117厘米。碑四邊刻云龍紋,寬9厘米。碑身高224、寬105、

(一)選材上等。多數石刻采用青石材質,具有密度高,吸水性好,彎曲度大,光澤度高,密度大的優點。部分碑刻選用漢白玉,如:

《王憲武神道碑銘》,這在碑刻中是少有的。堪稱明代山陰縣墓碑類石刻最上乘者之一。

(二)行文規范。由于所有碑刻的撰寫者,學識較高,所以,所撰碑文符合書寫要求,撰寫規范。

(三)書寫得體。多為大家作品,大部分書法剛勁有力,圓潤整潔,無矯揉造作之感。楷書橫平豎直,形體方正,筆畫平直,字體端正。尤其是銘蓋,多采用篆書字體,體正勢圓,美感極強。

(四)皇帝御筆。綸褒堂內5通碑刻書寫者,均來自于皇帝親筆,尤顯珍貴。

(五)刻工細膩。從殘留的一截石像生來看,匠心獨運,制作精巧,刻工細膩,形象生動逼真;碑刻文字布局合理,氣魄雄渾。

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 客戶端
  • 官方微信
哈尔滨省福彩中心电话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