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前位置: 首頁 > 朔州歷史 > 詳細內容
忽必烈輔相趙璧
來源:朔州市新聞中心2019-08-08 10:43:19
瀏覽字號:
0

趙璧,字寶臣,金大同府懷仁(今懷仁)人。生于金宣宗興定三年(1219)。趙璧的青少年時代,蒙古帝國在山西境內的統治逐漸穩定,隨著蒙古占領者由殘酷殺掠轉向收攬人心,境內有了一個比較安定的社會環境。這時,趙璧從名師九山李微、金城蘭光庭研習儒術,“朝誦暮課”,學業長進很快。23歲時,趙璧被蒙古藩王忽必烈召至駐牧之處。趙璧以接對精敏受到忽必烈厚遇,命王妃親制衣服以賜,見面時但呼“秀才”而不名之。他曾奉忽必烈敕令奔走中原,征聘流落在各地的舊金名士至藩邸輔政,姚樞、王鶚等人就是由他羅致的。他還在漠北為蒙古生10人講授儒書。這個時期,他的蒙古語逐漸精熟,曾奉命為忽必烈譯講《大學衍義》。忽必烈對他身為漢人而“能為國語深細若此”贊嘆不已。

忽必烈兄長蒙哥即大汗位后,周圍有一些人成天搖唇鼓舌,搬弄是非,人們敢怒不敢言。蒙哥召趙璧征詢治理國家的建議時,趙璧當即提出:“先誅近侍之尤不善者。”蒙哥聽后很不高興。事后忽必烈對他說:“秀才,汝渾身是膽邪! 吾亦為汝握兩手汗也。”(《元史·趙璧傳》)趙璧嫉惡剛正的膽識同時得到眾人的贊佩。

一天,斷事官牙老瓦赤拿著官印,向蒙哥請示說:“這是先朝皇帝賜給我的官印,現在您即位了,我是繼續用此舊印呢,還是換一顆新的呢? ”當時一旁侍立的趙璧質問牙老瓦赤說:“用不用你,由皇上決定,你難道敢以先朝的官印來求官嗎? ”并奪下他的官印,放到蒙哥面前。蒙哥沉默了許久后說:“朕亦不能為此也。”牙老瓦赤是自成吉思汗以來,歷仕三朝的重臣,趙璧不滿他苛于聚斂財賦,因而挺身而出回擊了他。此后牙老瓦赤沒再被任用。

不久,趙璧出任河南經略使。河南有個地頭蛇叫劉萬戶,當地人誰家辦婚喪大事,首先得賄賂他。尤其是劉的爪牙董主簿,狗仗人勢,助紂為虐,強搶民女30多人。老百姓怨聲載道,可誰也不敢惹他。趙璧查明情況后,立刻把董主簿抓來斬首示眾,把強搶的民女全部放回,人們極為高興。劉萬戶聞訊大驚,假惺惺地去看望趙璧。當時正好下了一場大雪,劉萬戶討好地說:“你剛到這里,就為地方除去一霸,真是天大的好事,連老天爺都感動得降下雪來,真是瑞兆啊!”趙璧冷冷地說:“像董主簿這樣的壞蛋還大有人在,等我把他們統統除掉,瑞雪會更大。”劉萬戶聽著,連大氣都不敢出,回家后,當晚暴亡。人們奔走相告:“趙璧一席話,嚇死劉萬戶。”此后,他在屏盜賊、造楮幣、均賦稅、立屯田等方面都頗有建樹。二三年后,河南“以最治稱”。

中統元年(1260),忽必烈即大汗位。即位當天,就任命趙璧為燕京路宣慰使。到任后,他“經畫饋運,相繼不絕”;“手校簿書,得豪貴侵盜逋負錢數萬計,乘輿北征,民不擾而軍用足”,為供給北邊用兵發揮了十分重要的作用。當年七月,趙璧任平章政事。次年,受詔參與了元廷在燕京行省基礎上正式確定中書省的編制工作。至元四年(1267)正月,擔任樞密副使,由文職改任為軍職。

至元六年(1269),宋荊湖統帥呂文德遣人到元廷約降。忽必烈命趙璧去襄樊前線,與都元帥阿術商議可行與否。當時元軍正在圍困襄樊。宋將夏貴率兵50000、饋糧3000艘,自漢水溯流來援。時值漢水暴漲,阿術又臥病新野。趙璧恐夏貴乘夜潛襲圍城的元軍,專意在元軍結集區的南線據險設伏。他往返督察,衣不解帶七晝夜,并深入元軍前沿踏勘敵情。夏貴果然擇夜奔襲而來。趙璧得報,領單騎連夜山行,趕回設伏區進行臨戰動員。不久宋軍抵達,元軍伏擊,奪得五艘糧船。夏貴懾于元軍的聲勢,不敢繼續前進。至明,阿術扶病率大軍至,宋軍潰退。趙璧率水軍追擊夏貴舟師,大敗之。

至元七年(1270),高麗(今朝鮮)發生政變,國王被驅逐,請求元朝援助,忽必烈派趙璧率兵前去。兵臨平壤時,政變頭子已死去,內亂遂平。國王為報答他們遠道而來,贈給各將領一些美女,粉白黛綠者,紛呈于前。趙璧把分給他的三名全部退還。

趙璧從高麗回來,同忽必烈一起去祭祀太廟。有人把黃幔弄臟了,忽必烈認為是對祖先的不敬,一怒之下,要斬那個人。趙璧說: “按照律條,這種情況只能判杖斷和流放,不能斬首。 ”此人才得以活命。他在為官后期,仍然保持了這種剛直不阿的品德。

至元十年(1273),趙璧復拜平章政事。至元十三年(1276),趙璧病死,被追贈為大司徒,謚號“忠亮”。

(摘自《朔州史話》)

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 客戶端
  • 官方微信
哈尔滨省福彩中心电话号码